导航
当前位置:环球商报 > 财经 > 有风”的地方,短租旅居模式正加速根植入心

有风”的地方,短租旅居模式正加速根植入心

导读: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有风”的地方,短租旅居模式正加速根植入心"的内容介绍。

“你还在看《去有风的地方》,有效率的人已经在搜大理租房了!”

刘亦菲新剧《去有风的地方》的热播,最大的受益方无疑是大理。

伴随神仙姐姐刘亦菲的步伐,观众看到了大理的蓝天、碧绿的草地、一望无际的洱海,鲜花挂满墙的小道,悠闲吃草的白马,阳光里摇曳的巨树,以及在短租3月的美丽小院里,邂逅来自天南海北各有故事的租客,打坐、弹吉他,喝酒谈心。‘

谁能不被刺激得心痒痒,想和刘亦菲饰演的“许红豆”一样,在大理住上3个月,给身体和心灵放一个假,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有风”的地方,短租旅居模式正加速根植入心

适逢疫情防控政策调整、一线城市基本“阳康”的契机,《有风》播出后,大理紧跟三亚之后,迅速迎来“旺上加旺”季。OTA平台数据显示,春节假期,海南、云南两省领军国内旅游省份,分别吸引来近30%和18%的出游用户。

汹涌人潮带动大理租房市场火爆。前有三亚民宿老板称一个月赚回三年亏损,后有大理民宿老板凡尔赛式“诉苦”:订单量激增,预定电话接到手软。

但不同于以往游客大多选择日租、周租, 越来越多年轻人做出了和“许红豆”同样的选择——把“旅游”升级为“旅居,短租1—3个月,慢下来切实体验当地的生活方式和人文风情。

“房租涨价50%,供不应求。”

“感谢神仙姐姐带货,我的月租房供不应求。” 房东Anna最近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

时隔3年,Anna再次体验到“包租婆”的感觉。每天能接到上百个电话,都在咨询短租数月的租金问题。不同于以前,大多数游客大多住两周就离开,也不同于疫情期间要用“跳楼价”留住租户,Anna手里的5间月租房,目前平均涨价50%以上,依旧抢手非常。

“论性价比,就算月租房涨价了,摊平到每一天,也比日租、周租便宜。而且大理的生活节奏很慢,游客需要慢下来,住上一两个月,才能真正理解大理。” Anna说。

而依托《有风》的播出,短租旅居模式正加速根植入心。短租,或许也是时下大城市打工人最为经济适用的体验新生活方式的选项。

我国是人口大国,也是租房大国。截至2022年,我国拥有的租房人群已经近2.4亿,根据58同城、安居客发布的《租房消费行为调查报告》显示,预计到2030年,国内租房人口将达到2.7亿人。

住建部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一线城市及新一线城市中,超70%的新市民、青年人是依靠租房生活。

但和大城市租客热衷长租不同——2022年年初58同城、安居客发布的《2022春节返城租房调查报告》显示,一线城市希望签订一年以上长租合同的租客占比53.4%。

淡旺季分明的旅游城市,短租正成为潮流。

典型如旅游大省云南,去年暑假旅游市场一回暖,当地短租行业应时火热。据58同城、安居客发布的《2022年7月全国租赁市场报告》显示,旅游热潮推动昆明短期内租赁需求迅速增加,击败北上广深等城市成为租赁需求热度最高的城市,租金环比价格指数涨幅达到4.83%。

如同上个月“阳康”们涌现三亚,推动三亚短租市场火热,三亚众多海景房的月租金从1万+涨到2万+、3万+。

《有风》掀起大理旅游热,OTA数据显示,大理机票均价1507元,同比上涨65%。大理的租房热度也紧跟旅游热度上涌,“价格涨幅均在30%以上。”Anna说。

过去3年,Anna眼睁睁看着一个个“包租公”变成“赔钱翁”,有人刚装修好碰上疫情,赔了近百万,需要回去上班赚钱还债,Anna最难的时候,则需要靠制作农产品摆摊维持生计。

“终于熬出来了。”Anna感慨。肉眼可见,她期待的报复性旅游真的来了。

同样是1月,不同于去年1月大理古城游客寥寥,现在的大理人气沸腾,古城人挤人,打车要排队,吃饭要排队。

疫情期间经营OTA平台,Anna需要费尽心思发帖引流,近期忙得没时间更新,后台每天都有99+的咨询,“一天的咨询比过去半年都多。基本都来自于一线城市。”

“旅游+租房”的旅居,再次让大理“文艺复兴”

大城市打工人或许都有一个大理梦。

“谁的头顶上没有灰尘、谁的肩上没有过齿痕、捡起被时间碾碎的勇气、让双脚沾满清香的泥。”2014年的一曲《去大理》,就曾让无数一线城市打工人心生涟漪,在人生清单上记下一笔:必须去一趟大理。

2023年的《有风》,再次让大理“文艺复兴”。

对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来说,去大理意味着能过上一种迥异于北上广深的慢生活。那里没有高房租,没有生活高压,没有长通勤,有的是山高水清、苍山洱海、万里晴空、浪漫邂逅,以疗愈他们需要休憩的魂灵。

换个城市,约等于更换一种生活方式。同样是租房住,伴随租房地点的转换,展现的是全新的生活图景。

房东David曾是资深北漂,在北京奋斗10年,赶上了房地产的红利赚到大半身家,但身体和心理都出现了大问题,2018年来大理旅游,在洱海边呼唤了2个月海鸥,David下决心定居在大理,让自己重启人生。

“最大的效果是抑郁症好了,疫情3年亏了几十万,抑郁症也没复发。”David大笑。

在大理的5年,David过的是迥异于北京的生活。不用在酒桌上喝酒吃到吐,不用拼业绩,不用受客户白眼,不需要全年无歇累到胃出血。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得闲养花养草养鸟,去洱海边慢跑,连说话语速都比在北京慢了半拍,就着一壶茶,能跟五湖四海的租客闲侃一下午。

作为房东,David觉得自己很任性。同行都嫌月租利润低,就他,手里的十几间出租房,只提供月租服务,“不待几个月,哪能了解大理?”

所以这段时间,David是笑得见牙不见眼。不仅是因为碰上疫情防控政策调整与《有风》热播,大批游客涌入大理,他的荷包要鼓起来了。

也因为,找他咨询的游客,普遍想月租,短辄住1月,长的租半年,“大城市白领居多,都跟我说,在大城市待久了,身心疲惫,想来大理体验一种新生活方式。”

曾经淋过雨,就想为人撑伞。临近过年,考虑到租户们不可避免要在大理过年,David决定,尽心筹划一次新年聚会,让租户们在大理体验一次地道的当地年俗,“租户们可开心了,主动建群,线上线下光是聊年夜饭,怎么组织过年节目,准备什么类型的烟花,就聊熟了。

教大家呼唤海鸥,为每个人定制旅游路线,准备篝火晚会等等,按照租户的需求,David给自己罗列了一排排工作计划。

他的目标很明确:“力求让每一个租户日后回到一线或新一线,精神依旧在大理。”

写在最后:

不同的租房地点,正在分野出不同的生活方式。

如同剧里的“许红豆”,用短暂逃离的三个月,认识了一群可爱的人,体验到全新的生活方式,也用慢下来的生活节奏,治愈自己,认识自己,积攒起再出发的勇气。

而以“许红豆”为典型,越来越多的大城市奋斗者都在试图用租房探寻全新的生活方式。

作为生活服务领域的领导者,58同城关切近3亿租房群体的生活质感,近年来在持续满足广大用户在租房等本地生活服务等方面的各项需求。

依托平台的资源与技术优势,58同城、安居客推出的“省心租”产品,不仅为大家提供从“选房、看房到签约、租住”四大租赁环节的全流程保障,还能满足租房人在租住后的很多保障,例如租前保洁、在线签约、租后维修等租住权益,全方位为大家的安居乐业保驾护航。

http://bgacdzs.yongzhou.gov.cn/news-99-26866-1.html

本文网址:http://hqshangbao.com/jijin/49843.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环球商报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环球商报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