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当前位置:环球商报 > 新闻 > 多牛科技集团王乐:让诗词文化在元宇宙时代再放光彩

多牛科技集团王乐:让诗词文化在元宇宙时代再放光彩

导读: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多牛科技集团王乐:让诗词文化在元宇宙时代再放光彩"的内容介绍。

11月22日,由中华诗词学会、中国文化传媒集团主办的“数字化时代中华诗词发展高峰论坛”在京开幕。论坛呼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以中华诗词为纽带,踔厉奋发、勇毅前行,一起推动数字化时代中华诗词的可持续发展,为增强中华文明传播力影响力唱出新的和声。多牛科技集团(以下简称“多牛集团”)董事局主席王乐先生应邀出席本次论坛并以《让诗词文化在元宇宙时代再放光彩》为题发表主旨演讲。

在演讲中,王乐表示,诗词艺术今天的局面与受众改变、工具改变以及数字技术带来的挑战三个因素有关。信息技术是人类文明的推动力,如何在与时俱进中不失去诗歌的灵魂,他提出,诗歌就是中华民族得以薪火相传的钥匙,要回归本源,认清本质;诗歌其功用、与之匹配的表达可以不拘一格,要面对现实,重新定位,与时俱进;诗歌的变化需要与当今这个时代相连,要拥抱变化,重新出发。

王乐认为,元宇宙是包括互联网、人工智能,先进制造等各类技术的集大成者,预示人类迈向数字文明的重要方向。首先,要积极探索技术进步带来的可能性。我们基于GPT(预训练模型)的AI算法模型,通过语料收集、数据分析,不断喂养预训练模型,实现了机器学习原创古体诗的能力。通过AIGC的能力,让诗歌更加容易的与绘画、音乐、视频乃至程序相互转化,让诗歌成为创意的重要源头和表达方式。其次,表达形式的探索,要拥抱新媒体,整合传播。中国诗词要有效利用视频、游戏,新媒体中网络小说、网络动漫等载体,加大的拓展了诗词的受众,创造让年轻人接触诗词、使用诗词的场景,有效的影响中国年轻人,传播中国的文化。第三是商业模式的探索。诗词也需要与商业社会有效的融合,创造出诗词新的空间,让诗词在新的时代再放光芒。

以下为演讲全文:

尊敬的中国诗词协会的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非常荣幸受邀参加这样一个活动。今天在座,有各个行业领域的专家精英,同时,对诗词都有非凡的热爱、造诣,真可谓群贤毕至。蒙领导错爱,希望结合我所在的行业,分享一些浅见,希望对诗词文化的推广略尽绵薄之力。但本人才疏学浅,浅薄谬误在所难免,有贻笑大方之嫌,万望各位海涵。

我在互联网行业从业将近20年,参与过科技社区DoNews、草根社区猫扑、校园社交人人、游戏社区NGA等;从web1.0到web2.0、web3.0;互联网文化在年轻人和社会的影响力日渐增强。与之一同崛起的文艺潮流,包括各式各样的草根文化,包装精美的韩流侵入,光怪陆离的二次元,西风东渐的嘻哈风等等,而中华文化精粹之一的诗词却难觅其踪。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诗词艺术的人群将会逐渐老化,其用途也将会继续收窄到,考试工具、节假日问候语之类的特定用途。

前不久与诗词协会的有关领导交流的时候,他们也有类似的担忧。我个人分析,诗词艺术今天的局面与以下的因素有关:

首先,受众改变。诗词歌赋源自民间,由古代的士大夫精英发掘提炼成为符合其审美的精英艺术,在唐宋达到了巅峰。生产力的发展使得平民大众在文化市场的重要性日渐加强,戏曲、小说等文艺形式开始成为市场主流。到了社会主义社会,人民大众成为文化市场的绝对主力,诗歌自身如果不进行改变,必将难以适应。

其次,工具改变。文字是诗词艺术的创造工具、载体。古典诗词的年代是文言文繁荣的时代。简练、对仗、押韵等特点来自士大夫等古代精英的审美,古代官方书面行文的表达境界。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知识垄断被打破,人民大众掌握知识的需要,文字的简化成为历史潮流,与口语接近的白话以及白话文取代文言文成为主流,古典诗词的创造工具和载体由此发生了改变。

其三,数字技术带来的挑战。信息技术是人类文明的推动力。如果把语言、文字、印刷术看成是古典文明的工具,印刷机、电话、电报、电台、留声机、电视是推动近现代文明的重要工具,数字技术将人类上千年发明掌握的前述手段一网打尽,并且通过对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的信息重新编码再造,塑造了新的艺术方式,让规则重新改变。当今的大众文化呈现出信息泛滥、碎片化、快节奏等特点。

以上这些都令古典诗词的生存环境日益艰难,不主动求变将恐退出历史舞台。至于如何应变,既要与时俱进,又不能失去诗歌的灵魂,在此试提如下几个思路:

首先,回归本源,认清本质。

古典诗词是中华民族文学艺术的瑰宝。其风骚并寓,体现了中华民族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双重特质。是我们民族审美的体现,折射出我们民族的价值观,是民族的核心竞争力。诗歌就是中华民族得以薪火相传的钥匙。只有明白这个特点,才能护住其火种,得以嬗变和延续。

其次,面对现实,重新定位。

诗歌合为事而作,事变则诗歌可变,往事越千年,换了人间,事变则诗歌可变。既然诗歌是核心价值观,是我们的审美,那么其功用、与之匹配的表达则可以不拘一格,与时俱进。当然这些有赖于各位专家、学者和广大诗词作者、爱好者共同的探索和实践。

说到这里,我想举一个成功变化的例子,也许不太恰当,但是有一定的启发意义。马匹本来是人类的忠诚伙伴,长期以来是人类的交通工具、从事农牧业的生产工具、在战争中充当我们的战争机器。工业革命以来,机器取代了马匹的作用,马匹何去何从,庞大的马产业难道就要消失了吗?德国人定义其为运动,所以通过长期的演化,繁育出运动马,围绕运动马建立了马场繁育、骑术培训、赛事体系三位一体式的庞大产业链条,让马这个人类最古老的伙伴焕发了新的生机。

我想诗歌从中是否也可以进行功能的研发?使其产生新的作用,激发其新的生命力。

最后,拥抱变化,重新出发。

从诗词自己的变化可以看到各种技术对其影响,表达的影响,形式的影响,内涵外延的进步。这些进步与所处的时代密切相关,所以诗歌的变化需要与当今这个时代相连。

作为科技行业的一员,我结合本行业的情况提供一些新的方向,权当抛转引玉,期盼代有雄才,能够继往开来,对简体字、白话文为核心的现代汉语的表达做出贡献。

首先,积极探索技术进步带来的可能性。

“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人类文明源自对工具的使用,而善于使用工具也是提升艺术生产力的重要手段。

元宇宙是包括互联网、人工智能、先进制造等各类技术的集大成者,预示人类迈向数字文明的重要方向。在元宇宙相关的各项技术中,所谓AIGC,人工智能创造内容的方向是非常引人瞩目的领域。

我们基于GPT(预训练模型)的AI算法模型,通过语料收集、数据分析,不断喂养预训练模型,实现了机器学习原创古体诗的能力。该AI模型可以支持两种输入条件: 一组关键词,或一张图像。根据用户指定的格式,生成各种类型、格律的诗歌(暂不支持词牌和现代诗)。

通过对训练数据集(语料库)和预训练模型的定向调整,可以获得表现力更强的结果,包括支持更严格的韵脚、格律等规则,支持更多模式,更多语言的输出等。考虑到优质诗词的样本数量有限,引入强化学习机制,也有望获得较大的改进效果。

AIGC协助下,我们看到一种机器辅助生产诗歌的可能。简单说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对已知诗词库的学习,不断生成作品,再通过人工对这些作品进行取舍、修改等行为,被机器学习,调整算法,再输出。这个过程不断循环,AI写诗的能力肯定会不断提升,类似于Deepmind于围棋的结果。

与此同时,通过AIGC的能力,让诗歌更加容易的与绘画、音乐、视频乃至程序相互转化,让诗歌成为创意的重要源头和表达方式。比如通过写诗来绘画、作曲、做视频等,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使用到诗词、创作诗词的群体中来。

诗词的氛围也非常重要,过去人们以诗会友,结成诗社,包括组建咱们的诗词协会。通过互联网技术,可以让诗词人群不受时空的限制,更容易交流也是元宇宙的重要能力。此外,通过区块链技术保护知识产权,更加有利于保护诗歌的创造动力。

其次,表达形式的探索,拥抱新媒体,整合传播。

在座可能都听说过“旗亭画壁”这段文坛轶闻,王之涣、高适、王昌龄三位大咖,与当时流行乐坛互动的一段佳话。从中不难看出,唐代诗歌的一个重要传播途径:由乐工编成歌曲,艺人传唱于大街小巷。诗词与乐坛联手,文学与流行文化结合,让诗词的魅力值提高,传播力大为增强。

而今是信息时代,媒介多样,百花齐放。诗词需要改变孤军奋战的局面,需要合作,需要借力,尤其是要去寻找与年轻人接近的文化媒介以增强传播与触达。这里举几个小小的例子:

短视频发达,B站、抖音、快手都是年轻人集中的地方,我曾经看过一个身穿校服的小姑娘,在课堂之上演奏琵琶,告诉大家大珠小珠落玉盘、银瓶乍破水浆迸等等桥段,令人印象深刻。诗词文化通过视频传播的例子已经很多,包括有专业的视频号、表演号等,这都是对诗词强而有力的推广。当然,这种情况存在碎片化、无序、偶然的特点,也许需要我们深入思考如何使其更有力量。

Cosplay是一个年轻人喜欢参与的行为艺术,我曾经看到一个Cosplay屈原的小伙子,念了沉江,然后纵身跳小水塘。虽然危险且不免哗众取宠,但却不影响传递屈原沉江这个厚重的诗坛掌故给到当今的年轻人。

利用其他互联网产品来传播的例子也不少。比如,去年有一款广受欢迎的游戏大作叫做《对马岛之魂》,发售两年以来全球销量达到1000万份。如果以唱片的角度看,绝对算得上是几十年未见的超白金唱片了,美国游戏制作人充分调动了日本文化元素,包括历史事实、真实地理位置、民俗、本土宗教,尤其是使用了日本的俳句。大概的设定是,玩家扮演的角色到达一个标志性的地点之后,可以根据景色、剧情发展的进度,创作俳句,创作成功将会获得重要奖励。

俳句是日本的一种古典诗词,起源于中国诗词中的绝句,由“五-七-五”,共十七字音组成,这种文化具有很强的地域和历史的属性,外国人很难去接触和参与,即便是本国人也未必有机会和场景使用,游戏创造了一种接触和使用的场景,让这种文化得到了极大的发扬。

中国是全球游戏生产和消费的第一大国家。经过20年的努力,中国诞生了一大批全球影响力的游戏公司,中国诗词如果有效利用这个载体,不但有效的影响中国年轻人,还能够极大的传播中国的文化。

除了视频、游戏,新媒体中网络小说、网络动漫等都是很好的传播诗词的载体。当然除了新媒体以外,近些年主流媒体的一些尝试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比如将诗词改成歌曲的经典咏流传,参与性极强的诗词大会等方式,都加大的拓展了诗词的受众,创造了让年轻人接触诗词、使用诗词的场景,这无疑将对诗词产生深远的影响。

第三,商业模式的探索。

诗词诞生于古代社会,在古代诗词的作用和价值是被证明的。在如今的商业社会,诗词也需要与商业社会有效的融合,才能得到更多的资源便于其发扬光大。

诗词属于文化,而文化就是当今最强的生产力。但是从文化到生产力之间,需要有生产线,将其转化成为生产力。所谓的CT,Content Technology。

诗歌的商业化探索比较显著的是在一些行业中:文旅、教育、音乐、游戏、媒体等。当然还有赖于业界同仁共同发掘,创造出诗词新的空间,让诗词在新的时代再放光芒。

多牛集团于2012年成立,是中国领先的数字内容聚合平台、流量交易平台、数字跨境电商平台。作为数字经济领域的代表性企业,通过发挥数字媒体、科技创新、数字贸易等特点,不断推动产业“数实融合”发展,提升中国在新型数字经济领域的国际竞争力。旗下知名的媒体资产包括:校园社交网络人人网、中文游戏社区NGA、电玩游戏主机及智能产品门户电玩巴士、互联网行业报道风向标DoNews等,已覆盖中国7亿互联网人群。集团旗下公司多牛科技(HK.01961)为香港主板上市公司,业务范围包括中国、东南亚、欧美等地区休闲及中重度游戏的研发和发行。


本文网址:http://hqshangbao.com/xinwen/43453.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环球商报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环球商报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相关阅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