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当前位置:环球商报 > 新闻 > 谷青:中国基金会在投资和影响力投资方面可以有更大的作为

谷青:中国基金会在投资和影响力投资方面可以有更大的作为

导读: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谷青:中国基金会在投资和影响力投资方面可以有更大的作为"的内容介绍。

自1936年成立以来,福特基金会不接受捐赠也不募捐,通过自己一个非常专业的投资团队在资本市场运营了80多年的时间,现在本金的规模达到了120亿美元左右。

按照美国法律的规定,福特基金会每年拿出基金会资产的5%,也就是差不多6亿美元,用于慈善目的的项目资助工作,支持我们的合作伙伴开展项目,实现更加公平的社会,这也是基金会的使命。

福特基金会是项目相关投资先驱。早在50多年前,在1967年的4月,福特基金会资深员工向理事会提交了题为“以项目为导向的投资报告”,大家觉得还有另外一种模式实现基金会的使命和愿景,那就是项目相关投资。

项目相关投资是一种风险资本,它催生了很多创新的金融新模式,例如美国首个经济适用房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以及为发展中国家小额信贷的起步和发展提供支持,还包括在美国促进社区发展的金融机构。

福特基金会另外95%资金的投资,主要是面向资本市场,追求最高的财务回报。但是,在2017年,福特基金会愈发认识到,市场经济体制的弊端有可能加剧不平等。就是说,我们用5%的投资收益所做的事,是通过慈善捐赠消除不平等;但是另外95%的投资是追求财务回报最大化的收益,无意之中很有可能会加剧这种不平等,会产生一些抵消。

积累了50多年的项目相关投资的经验后,福特基金会开始了更有前瞻性和更为深入的探索,关注引导投资来解决社会问题,促进公平发展。我们是最早开展使命相关投资的基金会之一。

2017年4月,福特基金会会长吕德伦先生宣布,直接从基金会本金中拿出10亿美元,在未来的十年进行的使命相关投资。使命相关投资是弥合慈善影响力和投资回报的鸿沟的新投资模式,主要是引导投资市场通过投资来解决社会问题,带来投资的社会影响力。福特基金会相信使命相关投资是社会转型的非常重要的工具,会极大推动公益慈善和其他领域的发展。

从根本上说,福特基金会具备公益慈善基金会和机构投资者的双重身份。

中国和美国的基金会是不一样的,大家所运营的环境也是不同的。比如说,在中国很少有像福特基金会一样拥有本金的基金会。在投资方面,我看到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刘文华先生写的《我国慈善资产管理的现状、问题和展望》(载于《慈善蓝皮书2020》),讲了中国慈善组织的投资非常保守,业绩一般,2/3的基金会只存款不投资,平均年投资收益率低于2%,这是我们的现状,是一个短板。然而,我们也同时看到,民政部《慈善组织保值增值投资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为中国的慈善组织(包括基金会在内)注重资产管理、丰富并开拓基金会投资打开了一扇很好的窗口。

我们希望通过对慈善资产管理相关研究的支持,可以让中国慈善组织发展的窗口多一点阳光和空气,帮助中国基金会在投资方面有所尝试和突破。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只有中国的基金会可以投资,才能在影响力投资领域找到自己的定位并发挥重大的价值。

去年我在《财新》上写了一篇专栏文章,从投资和发展的双重视角,分析了影响力投资和公益慈善的联系和区别。我认为,中国的公益慈善行业可以发挥更大的价值,推动影响力投资在国内的发展,但有一个前提是基金会要找准在影响力投资生态中的定位。我们希望中国基金会有一天能够拿出资金去投资与基金会使命相关的一些项目,更多扮演投资人的角色。

基金会投资是一个国际公益慈善界普遍关注并乐于深入探讨的议题。一方面,我们可以学习其他国家的经验,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创制中国自己的经验,让更多的全球南方国家从中获益。

去年9月,国际公益慈善行业著名期刊Alliance Magazine做了一期全球基金会投资的专刊,我很荣幸受邀介绍中国基金会投资的情况,也引用了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的研究成果。这份专刊激起了很多共鸣和讨论,中国基金会在未来的发展会对全球南方国家的基金会投资提供非常重要的参考和依据,也期待创造出更多的交流与协作的机会,使中国基金会的研究成果能够走向国际。

谷青:中国基金会在投资和影响力投资方面可以有更大的作为

(1936年,福特基金会成立。1979年,受中国政府之邀来华开展工作,并于1988年在北京设立办事处。谷青是福特基金会项目官员,曾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任助理国别主任,负责减贫、平等和治理领域的工作9年)


本文网址:http://hqshangbao.com/xinwen/2643.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环球商报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环球商报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