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当前位置:环球商报 > 财经 > 余承东、刘宇首次公开合体|华为、北汽新能源到底如何互补?

余承东、刘宇首次公开合体|华为、北汽新能源到底如何互补?

导读:本文是由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余承东、刘宇首次公开合体|华为、北汽新能源到底如何互补?"的内容介绍。

5月7日,华为与北汽新能源共同打造的力作——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正式上市。新车分为进阶版和高阶版两个版本,进阶版售价39.79万元,高阶版售价42.99万元。

作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常务董事、终端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7日当天,专程从深圳赶到北京参与上市直播的余承东,对于这款新车的发布相当重视。

“这款车的智能驾驶系统的硬件能力和基础架构能力是当下最强大的,没有之一。”余承东强调,“至少在今年年底前,在硬件能力、融合感知能力、算法能力等方面,都不会有哪款车的自动驾驶能力比这款车更好。”

这是首款搭载HI华为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量产车。“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正式的上市,是北汽新能源智能化转型的标志,是高阶智能驾驶元年的标志。”北汽集团副总经理、北汽新能源董事长刘宇表示。

华为进入汽车行业以来,已初步形成了三种与车企合作的模式。华为智选模式打造的AITO   M5展现了华为在智能座舱领域的实力,而搭载华为全栈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阿尔法S全新HI版检验的则是华为自动驾驶的能力,而华为自动驾驶能力的提升,需要更多实车上路,通过数据积累不迭代算法。

据了解,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搭载了华为智能座舱-鸿蒙车机OS、MDC810智能驾驶计算平台。采用3颗96线车规级激光雷达、6颗毫米波雷达、12颗超声波雷达、13颗摄像头,同时拥有算力可达400Tops的华为自研芯片。

当然,余承东也坦言,可能消费者拿到车的时候会觉得自动驾驶能力不强,自动驾驶还需要完善和升级。高阶智能驾驶需要大量的数据、训练、测试、仿真、AI学习,所以需要一个逐步完善、不断的迭代的过程。“当消费者拿到这款车,智能驾驶能力只是一个起点,软件版本也在不断迭代,新的软件版本带来的体验将会变得越来越好。”

“我们硬件具备的能力是L4,但我们不敢这么宣传,这是法规的要求,最多是L2.99。”5月7日,在当晚上市发布会前,余承东接受方向君采访时表示。

华为、北汽新能源如何互补?

北汽是第一家与华为深度合作的车企,双方已经合作5年。由北汽新能源和华为联合打造的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此前已在去年4月的上海车展期间发布,原计划去年四季度上市。不过,由于疫情、技术完善等方面问题,这款车型的上市推迟了一定时间。

这款车对于北汽新能源和华为都十分重要。北汽新能源在2020年正式推出了高端新能源品牌ARCFOX极狐,但市场反响并不热烈,智能化能力较造车新势力存在差距,高端形象认知有待进一步树立,极狐希望借由此款新车重新打开市场局面。

目前,华为与车企合作模式主要可以分为三类。

Huawei Inside模式(HI模式):整合华为与车企的资源,双方共同定义、联合开发,整车开发制造由车企负责,并使用华为的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传统零部件供应商模式:为车企提供智能网联汽车的智能化零部件。

华为智选模式:深度参与产品定义和整车设计以及渠道销售,华为在产品造型、内外设计及品牌营销方面与车企形成合作。

余承东多次强调,在与北汽新能源的合作中,华为主要扮演“协助”的角色。

目前,华为智选模式的合作伙伴主要是小康股份,在智选模式之下,产品的定义由华为来操办,销售渠道也是由华为负责。

而对于与北汽极狐之间合作,余承东表示,整车的设计、制造等主要是北汽新能源主导,在自动驾驶领域,则主要是华为主导。

“北汽新能源是华为合作最早、最深入的一家公司,华为和北汽新能源有很强的互补性,北汽新能源在传统的整车、三电有很深厚的积累,而软件、智能化、则是华为擅长的。”余承东告诉方向君。

不仅如此,华为和北汽新能源会进一步深入合作。“过去汽车零部件厂家卖标准的零部件给厂家的模式,在今天智能化、网联化时代完全不一样了。不论自动驾驶、智能座舱,需要系统不断运行、迭代,需要OTA升级,AI能力不断训练。在这个时候,我们做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的企业,需要和车企紧密合作在一起。”余承东表示。

此外,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将主要是在北汽极狐的渠道销售。“HI合作模式中,极狐是运营主体,华为是协助,这款车的部分零售可能会由华为销售,但主体还是北汽新能源的销售网络和销售体系,华为只是提供部分零售店。”余承东强调。

卖到断货没有库存”

作为北汽新能源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刻,极狐品牌的成败与否,阿尔法S全新HI版将是破局的关键产品。

在过去两年,极狐的销量并未达到预期。官方数据显示,4 月,极狐汽车交付量为1140辆,环比增长 54%;今年前4月, 极狐汽车累计交付3186辆。尽管极狐的销量呈现出增长态势,但目前体量仍然较小。

此前,北汽新能源确立了今年全年10万辆的销量目标。其中,极狐的销量目标为4万辆,北京品牌新能源车销量目标为6万辆。

不过,阿尔法S全新HI版近40万元的价格并不便宜,比目前在售的非HI版约25万的起售价高出了十几万。在中大型轿车市场,它的价格要略高于目前市场上在售的宝马3系、奔驰C级等豪华车的售价;在智能纯电市场,价格也高于特斯拉Model Y和蔚来ES6等热门车型。

不过,北汽新能源对于新车的市场前景较为乐观。尽管刘宇没有给出销量目标的具体数字,不过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充满信心,“要卖到断货,没有库存”。

然而,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在刚刚过去的4月,“蔚小理”多家头部造车新势力销量腰斩,新能源汽车产业面临这较大的供应链挑战。

“今年应该进入以纯电为主的普及型消费,我们去年年终的时候,对于今年的预期很好。行业进入井喷的状态,我们有信心卖断货。但现在的情况很扑朔迷离,疫情对整个供应链造成很大的冲击。市场需求的问题不是太大,现在要解决资源需要的问题,我们还是要努力的去抢资源。”刘宇最后表示。(文|方向君

http://www.xnnews.com.cn/zxsd25178/zxhyts/202205/t20220510_2618585.shtml

本文网址:http://hqshangbao.com/jijin/22480.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环球商报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环球商报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相关阅读